切换到宽版
  • 132阅读
  • 0回复

在传统花鸟画的创作中融入明暗,清代沈铨绘雪中游兔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廖芳止
 

阳光星辉订房电话

      花鸟画涵盖的范围很广,只要是取材于自然界动物、植物的作品都可以称之为花鸟画。相对来讲,花鸟画的技法相对单一一些,入手很快,但对世人对花鸟画作品的要求也是极高的,尽态极妍、神形兼备只是对工笔花鸟画作品的基本要求,至于对写意花鸟的要求那就更多了。清代画家沈铨是可以和郎世宁、余穉等宫廷名家并驾齐驱的画家,曾经东渡日本传艺三年,在日本留下了中国工笔花鸟画的审美标准,被誉为“舶来画家第一人”。
      

      
      沈铨是浙江吴兴人,元人冠冕赵孟就诞生于此。沈铨出身寒门,靠绘画创作养活自己。他能够前往日本授艺主要是因为在18世纪初期,日本统治者喜欢中国的宋画风格,由于历经战乱宋画早已无处寻觅。故此日本统治者就遣人到浙江沿海一带寻找擅画宋代院体作品的画家,此时沈铨脱颖而出,渡海创作。
      

      
      这幅雪中游兔就是当年沈铨留在日本的作品,现收藏于泉屋物馆。日本泉屋物馆坐落在京都,以收藏青铜器、古镜、明清书画作品为主。沈铨画雪中游兔也有致敬宋代崔白双喜图的意思,尤其是画中左下方站立的那只灰兔与双喜图中扭身回头的灰兔一样精彩。传统花鸟画创作强调写生,在自然中提炼生动的瞬间。好的花鸟画作品不是“静止”的,画中一定要瞬息万变的动态细节。还是以这只灰兔为例,它的后肢充满了力量感,被梅树上的山雀所吸引,前肢原本没有受力点,可还是蓄力绷紧,一旦有风吹草动就会一跃而逃。
      

      
      传统的花鸟画家不会去现场创作,他们的作品都是在画室中完成的,这就需要在画家的大脑中有完整的作品形态,雪中游兔在沈铨的脑中应该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寒冬腊月,白梅绽放,吸引来几只山雀,洞中的野兔听见外面的动静赶紧跑出查看。在一片萧瑟寂静中,淡淡的花香、悦耳的鸣叫,让野兔也感到很有意思。于是几只野兔围聚在梅树之旁,成为安静的“观众”。
      

      
      沈铨在创作中还运用了明暗对比的方法,这和他在日本传艺有很大关系,还有可能受到了郎世宁等西方画家的影响。明暗对于传统画家来讲一直都是一个难点。在传统画家看来,自然界的万事万物都可以转化为用线造型的模式,既然可以用线准确地描摹出轮廓,是否展现出立体感也就不太重要了。其实在宋代院体的一些作品中已经看到明暗对比的痕迹,只不过由于文人画的异军突起,传统作品的创作观从理性转为感性。一直到沈铨出现,才让世人在工笔花鸟画中又看见了明暗。
      

      
      松石千秋古,藤萝不计年,祝寿图的标准样式,朱昱绘松石千秋
      
      四十不惑还是四十感怀,唐伯虎四十岁绘自寿图
      
      空灵雅逸,将对人生的领悟融入作品之中,明初王绂绘江干孤亭
      
      敞开心扉与自然真诚沟通,清初弘仁绘林泉春暮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